【年终盘点】2020中超在逆境中前行

羊城晚报全媒体记者林本剑 2020赛季中超联赛注定不同寻常,因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而延迟了近半年开赛,却交出了一份球迷满意、俱乐部称赞、欧亚联赛纷纷效仿的不俗答卷,为世界足坛贡献了宝贵的防疫经验。

2020赛季中超原定于2月22日开赛,但因为疫情的原因,一直推迟到7月25日才姗姗来迟。5个多月的延期,导致赛程变短、赛期压缩、赛制更改。更重要的是,作为国内职业体育的第一IP,中超联赛的开赛需要制定极其复杂、完整的防疫措施和要求。只有这样,中超才能开赛,中间但凡出现一例参与者确诊病例,都随时可能暂停。

幸运的是,在各方努力之下,中超联赛没有出现一例确诊病例。据中国足协统计,今年中超联赛两个赛区累计核酸检测共计33784人次,其中大连赛区18010人次,苏州赛区15774人次,所有检测结果全部呈阴性。

8月,本赛季中超第一次向球迷开放看台,中超现场终于在时隔264天后再次拥抱球迷。联赛第二阶段,球迷入场观战已成常态,冠亚军决赛两回合场均入场人数超过万人。国际足联和亚足联纷纷希望中国足协能够分享中超的防疫经验。

中超防疫措施的完美,直接被许多国家联赛“抄作业”,亚冠的防疫措施基本上是复制了中超的模式。可以说,在防疫方面,今年的中超是在危机中开赛,在一片赞誉声中落幕。

今年中超,多队启动了队伍年轻化战略,本土球员尤其是U23球员得到了更多的出场机会,但依然难以改变中超对外援的高度依赖。

根据中国足协统计,今年中超U23球员总共出场747人次、首发出场446人次,出场总时间达到44885分钟,与2019赛季前20轮相比增加了近9000分钟。

不过,出场时间增加是有多方面的原因:一是开赛初多队外援未及时归队,只能被迫使用本土球员;二是今年中超降级名额减至1.5个,让各队有了更多的容错空间,也更愿意给年轻球员机会;三是今年的U23政策发生了变化,要求每场比赛中各队必须始终至少要有一名U23球员在场。

2019赛季中超联赛前15轮实施的政策是:首发必须有1个U23,全场累计U23出场达3人次,但在出场时间方便并无影响规定。很多比赛因此出现了U23球员刚换上不久就被换下或干脆在全场比赛快要结束时才换上场的走过场画面。

虽然本土球员今年得到了更多出场机会,但主宰比赛的依然是外援。今年中超,外援的进球数占了总进球数的约65%,与过去10年基本持平。联赛射手榜前15人,本土球员只有超联赛一人列并列第10位,其余14人都是外援;助攻榜上,排名前15人的球员同样也只有一名本土球员。可见,外援对球队进攻端的决定性作用很难动摇,外援的水平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着中超各队的最终成绩和排名。

今年中国足协推出了强制性的限投限薪新政策,在新政之下,大牌外援渐呈离队潮,中超竞争力或因此下降。

此史上最严的限薪令,规定中超外援的顶薪为300万欧元。在这一政策下,胡尔克、佩莱、米兰达、埃德尔等大牌外援已经或即将离队,留下的大牌外援还有1至3年的不等合同,虽暂不受影响,但他们合同到期后,离开中超也将是大概率的事。新签的外援,统一按照新合同要求。这意味着,未来数年中超几乎不可能再引进新的大牌外援。

过去10年,中超正是在大牌外援的刺激下,逐渐复苏球市,成为全亚洲上座率第一的联赛。五年80个亿的电视转播权天价,是对过去10年中超球市的最佳肯定。可以预见,大牌外援的减少,短期内会令中超联赛的吸引力受到影响。

不仅国内赛事受影响,中超球队在亚冠的竞争力也很可能下滑。过去10年,除了广州恒大在2013和2015年两夺亚冠之外,中超最好的成绩是广州恒大(2019)和上海上港(2017)各进了一次4强,其次是天津权健(2018)、上海上港(2016)、广州恒大(2014、2012)的8强。这些成绩的取得,无不与大牌外援息息相关。如今,大牌外援逐渐离去,中超在亚冠的前景会更加艰难。

中国足协已推出强制性的限投限薪新政策,新政之下大牌外援渐呈离队潮,中超竞争力或因此受影响

羊城晚报全媒体记者林本剑 2020赛季中超联赛注定不同寻常,因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而延迟了近半年开赛,却交出了一份球迷满意、俱乐部称赞、欧亚联赛纷纷效仿的不俗答卷,为世界足坛贡献了宝贵的防疫经验。

2020赛季中超原定于2月22日开赛,但因为疫情的原因,一直推迟到7月25日才姗姗来迟。5个多月的延期,导致赛程变短、赛期压缩、赛制更改。更重要的是,作为国内职业体育的第一IP,中超联赛的开赛需要制定极其复杂、完整的防疫措施和要求。只有这样,中超才能开赛,中间但凡出现一例参与者确诊病例,都随时可能暂停。

幸运的是,在各方努力之下,中超联赛没有出现一例确诊病例。据中国足协统计,今年中超联赛两个赛区累计核酸检测共计33784人次,其中大连赛区18010人次,苏州赛区15774人次,所有检测结果全部呈阴性。

8月,本赛季中超第一次向球迷开放看台,中超现场终于在时隔264天后再次拥抱球迷。联赛第二阶段,球迷入场观战已成常态,冠亚军决赛两回合场均入场人数超过万人。国际足联和亚足联纷纷希望中国足协能够分享中超的防疫经验。

中超防疫措施的完美,直接被许多国家联赛“抄作业”,亚冠的防疫措施基本上是复制了中超的模式。可以说,在防疫方面,今年的中超是在危机中开赛,在一片赞誉声中落幕。

今年中超,多队启动了队伍年轻化战略,本土球员尤其是U23球员得到了更多的出场机会,但依然难以改变中超对外援的高度依赖。

根据中国足协统计,今年中超U23球员总共出场747人次、首发出场446人次,出场总时间达到44885分钟,与2019赛季前20轮相比增加了近9000分钟。

不过,出场时间增加是有多方面的原因:一是开赛初多队外援未及时归队,只能被迫使用本土球员;二是今年中超降级名额减至1.5个,让各队有了更多的容错空间,也更愿意给年轻球员机会;三是今年的U23政策发生了变化,要求每场比赛中各队必须始终至少要有一名U23球员在场。

2019赛季中超联赛前15轮实施的政策是:首发必须有1个U23,全场累计U23出场达3人次,但在出场时间方便并无影响规定。很多比赛因此出现了U23球员刚换上不久就被换下或干脆在全场比赛快要结束时才换上场的走过场画面。

虽然本土球员今年得到了更多出场机会,但主宰比赛的依然是外援。今年中超,外援的进球数占了总进球数的约65%,与过去10年基本持平。联赛射手榜前15人,本土球员只有超联赛一人列并列第10位,其余14人都是外援;助攻榜上,排名前15人的球员同样也只有一名本土球员。可见,外援对球队进攻端的决定性作用很难动摇,外援的水平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着中超各队的最终成绩和排名。

今年中国足协推出了强制性的限投限薪新政策,在新政之下,大牌外援渐呈离队潮,中超竞争力或因此下降。

此史上最严的限薪令,规定中超外援的顶薪为300万欧元。在这一政策下,胡尔克、佩莱、米兰达、埃德尔等大牌外援已经或即将离队,留下的大牌外援还有1至3年的不等合同,虽暂不受影响,但他们合同到期后,离开中超也将是大概率的事。新签的外援,统一按照新合同要求。这意味着,未来数年中超几乎不可能再引进新的大牌外援。

过去10年,中超正是在大牌外援的刺激下,逐渐复苏球市,成为全亚洲上座率第一的联赛。五年80个亿的电视转播权天价,是对过去10年中超球市的最佳肯定。可以预见,大牌外援的减少,短期内会令中超联赛的吸引力受到影响。

不仅国内赛事受影响,中超球队在亚冠的竞争力也很可能下滑。过去10年,除了广州恒大在2013和2015年两夺亚冠之外,中超最好的成绩是广州恒大(2019)和上海上港(2017)各进了一次4强,其次是天津权健(2018)、上海上港(2016)、广州恒大(2014、2012)的8强。这些成绩的取得,无不与大牌外援息息相关。如今,大牌外援逐渐离去,中超在亚冠的前景会更加艰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